• 2008-12-19

    2008

    Tag:
    走好,不再见。
  • 2008-11-14

    温暖的你

    Tag:
    我不会穿着睡衣走出你的视线,更不会像僵尸一样带着像同样像僵尸的大家离你越来越远。

    我们如此一致,也包括你,如果有一天,我们真的都穿着睡衣像僵尸般的走开,你一定会化成10个僵尸,跟在我们身后。

    你在黄金时段之一,稍微控制一下食量就更黄金了。

    我喜欢你,喜欢每个时段的你,尽管有时候并不是全部,但是这并不代表,我不会带你走。

     

    我有时候希望,这种依赖和被依赖,能持续到世界尽头,比爱情还...
  • 2008-11-07

    青岛青岛

    Tag:
    姑娘终于出柜了,住在青年旅舍的7人间。。。

    喝到了青岛散啤,吃了山洞煎饼。

    并且在韩国道士问我白天都干了什么时,我很有志气地说出了标准的 在海边散步  没说成 在贱货边工作。

     

    哦也,质的飞跃。

     

  • 2008-10-28

    晚安,宇宙。

    Tag:
    也不知道这个时候,还有多少人会关心我在博客上写些什么,老实说,我并不是十分有把握是否还有一群人在经常查看我的博客,等待着我的更新,毕竟我越来越不认真的对待博客,不抒情了,也不玩闹了,通常情况下,我把这种状态称之为“闷”。一声。

    今年挺奇怪的,我搞了好多破坏,也被破坏掉了不少,几次烂醉在鼓楼东大街,几次在酒吧门口哭得像个孙子,几次在pogo的人群中摔倒,还好这些时候都有人抱住我,安抚我,擦掉我的眼泪,掸掉我身上的灰尘。

    叫我真名的人越...
  • 2008-10-23

    有人问我为什么不更新

    Tag:
    因为太麻烦了。

    姑娘最近忙着呢~

     

  • 2008-10-19

    而我 眼已垂落

    Tag:
    缺乏偶像,我期待下一个一语惊人。

     

     

  • 2008-10-08

    2008-10-08

    Tag:
    在那扇门关闭之前,你永远不知道自己将会失去什么。

    因为你不懂得思考,哪怕是最最简单的问题。

    所以你只能固执的把他人推出自己的空间,等待有什么光亮在黑暗中熄灭。

    这愚蠢又悲凉的个体。

     

  • 2008-10-03

    音乐节的缺席

    Tag:
    从2003年,到2008年,第一次音乐节缺席。

    30号夜里坐上了开往山西的小车。

    大雾,好似史蒂芬金的小说里的场景。

    1号和2号,各种短信和电话询问我在哪个舞台。

    1小时前回到北京,文姑娘说:“听说你走了我们都惊了,都觉得少了个人。”

    这话虽然是废话,不过还是让实实在在的觉得,人还是得和朋友混在一起。

     

    太原没什...
  • 2008-09-25

    几小时之前

    Tag:
    和白雪一起吃饭,饭后坐在饭馆聊了一个多小时。她说:“你居然一点儿也没变,还和当年坐在青年园里的你一样。”
    10年不变不一定是坏事,但是要说是好事,也大概有些勉强吧?
    该怎么办呢?
    是我改,还是你们慢慢适应我?
    或者说,你们已经适应我了?


    大乐语:“我真想撕你的脸!”
    可是,你舍得么?

    外加,box,我也想要xxx。
    嫉妒ing~
  • 2008-09-23

    时间

    Tag:
    6点多醒来的时候,觉得凉意已经难以抵御,大概终于不能穿人字拖出门了,去年的这个时候,一切都还很绿,穿着白纱裙的我的鼻尖还会渗出点点汗珠。

    下一个本命年的夏天,还要等12年。

    那时我还会穿人字拖出门么?